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管窥2015中国拍卖市场白手套专场(图)

2018-12-08 08:21:07
管窥2015中国拍卖市场白手套专场(图) 原标题:管窥2015中国拍卖市场白手套专场 虚怀斋藏画 管窥2015中国拍卖市场白手套专场 特色细分是弱市之下竞争之道 不会讲故事的拍卖公司不是一家好的拍卖行。 这是对当下转型时期拍卖行各寻突破口的表述,也是拍卖行未来必将走向差异化竞争的一种趋势。 据不完全统计,2015年春秋大拍的白手套专场加起来有四十多场,其中大多属于拍卖行培育多年的品牌专场,我们试图选取这些白手套中具有个人案例或深度挖掘启示的,以供探究拍卖行在专场设置上的巧思,以及市场买家的关注点。 以私人珍藏为主的专场,是拍卖行多年来最为常规的设置,事实证明,市场对这种来源有序的“名家”策略十分买账。 以2015年春拍的近现代书画板块为例,包括北京保利、中国嘉德、北京荣宝、上海嘉禾、广东崇正在内的5家拍卖行共有9场近现代书画专场斩获白手套,总成交额逾2.46亿元。其中,属于私人珍藏的专场共有5个:北京保利“史世奇珍藏启功书画专场”和“虚怀斋藏画”、北京荣宝“静悟堂藏画”、上海嘉禾“《丰草堂》—李研吾长孙女藏画专场”,以及广东崇正“九藤书屋藏名家书画”。 新加坡著名藏家沈怀祖的“虚怀斋”享誉盛名,被称为“海外陆俨少书画第一藏家”,沈怀祖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收藏中国书画,藏品涵盖陆俨少四个时期的二百余件作品。事实上保利培育“虚怀斋藏画”专场已有多年,从2010年5周年秋拍首次推出到今年春拍,前后举办了4场专拍,上拍作品共88件,其中包括39件陆俨少的作品,且全场成交率均在92%以上,这既显示出“虚怀斋藏画”专场的成熟性,也可见市场对名人收藏的认可。 再如“九藤书屋”,是原国务院副总理古牧的书斋名,因其居所院内有九棵老藤树而得名,书斋名由李可染题写。古牧与很多文人、画家都是莫逆之交,其鉴藏品位也颇高。在他的藏品中有不少是由黄胄、李可染、刘海粟等人亲赠的,因此精品良多。 “九藤书屋”是广东崇正首次推出的私人珍藏专场,却以100%成交率和高成交额再次证明名人效应的重要性,一举成为华南地区首个成交过亿的专场。2015秋拍崇正更是再接再厉,首个私人珍藏专场——来自介之先生的“介之集画”——再获白手套。 在2015年的秋拍中,名人效应的重要性还在北京保利的“十全老人——米景扬藏画”专场中表现突出。专场10件拍品全部成交,成交额高达24897500元。其中6件拍品超过此前最高估价成交。“十墨山房”主人米景扬作为中国近代书画历史的见证人,凭着在荣宝斋这个“亚洲第一画廊”四十余年的工作经验,被称作“十全老人”。 私人珍藏专场一直在大拍中占据重要地位,变相保真的品质保障和流传有序的名人效应,让它在愈冷清的市场中,愈能突显其重要性,毕竟作为拍场的“定心丸”,无论其他板块、同类作品表现怎么难以预期,私人专场总能让原本疲弱的拍卖数据变得可圈可点。 文化概念牌:主打文化和学术的个案专场 从藏家名头出发的私人珍藏专场打的是稳健牌,而艺术家个人专场的设置则是拍卖行对个人案例的深度挖掘。 从2015年春秋拍的成绩来看,个案研究的专场成绩斐然,如春拍中中国嘉德分别在香港和北京举办的两场王济远专拍,以及上海嘉禾的程十发作品专场,秋拍中嘉德的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,以及广州华艺国际的李宗津专场,都是对个案性研究的尝试。 这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北京匡时在2015秋拍推出的张光宇专场,除了个人专场前期的文化研究和推广,匡时还在秋拍前在上海举办了张光宇个展。 事实上,从过去的过云楼旧藏研究到梁启超旧藏,或是2015春拍的南宋告身研究,虽然不尽是艺术家个人专场,但却很好的表现出拍卖行正在流行的研究方法——个案性研究,即从文化和学术的角度来挖掘更多“被遗忘的”、更具价值的学术概念,匡时无疑是这种流行的带领者。 而这也是愈来愈趋于理性的市场,对艺术品背后的文化解释愈来愈高的要求所致。回看市场调整的近几年,拍卖行在预展同时推出的学术论坛、文化讲座等文化宣传越来越多,拍卖行试图多方面多角度的创造文化概念,甚至担当起开启民智的角色。 无论出于何种目的,拍卖行对拍品的学术研究和文化挖掘,都有利于市场朝着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。 市场预期牌:主打价值回归的古代书画 除了打稳健牌的常设专场“私人珍藏”,以及打文化概念牌的个案研究外,拍卖行每年通过征集情况和对市场的预期,而不断调整的专场推出,更是表现出拍卖最前线的市场潮流。 古代书画一直是对拍卖行征集能力的考验,也是拍卖行中的霸主板块,延续前年悄然开始的行情,2015年春秋拍中拍卖行在专场上的设置,表现出古代书画的重新回归。 2015年春拍,北京匡时“澄道——古代绘画夜场”共推出22件拍品,总成交额逾1.94亿元。其中,拍前即备受瞩目的国家一级文物《宋人临摹郭忠恕四猎骑图》以估价待询的形式上拍,起拍价为6000万元,经过多轮激烈竞价,最终以8050万元被藏家刘益谦竞得,创造了当季最贵的古代书画纪录。 中贸圣佳在2003年秋拍中首次推出“中国古代绘画专场”,到2007年秋拍北京匡时也增设“古代绘画专场”,由此开始北京保利、中国嘉德等拍卖行相继设置了此类型专场。截至去年春拍,20余家样本公司共有21场古代绘画专场上拍,其中北京匡时就占到了12场,成为其强势项目。 而本次“澄道——古代绘画夜场”不仅是去年春拍中唯一的一个古代绘画专拍,也是历年首个古代绘画白手套专场。 而后,从故宫的石渠宝笈特展,到苏州博物馆的明四家特展之仇英,再到秋拍北京保利秋拍的古代书画夜场,2015年的古代书画热无疑赚足人气。 12月7日晚间,北京保利的“十全——中国艺术品超级夜场”中,集合了中国历代书法及法帖、十全——中国清代宫廷绘画、中国古代书画夜场,其中“十全系列”中的“中国清代宫廷绘画”专场,10件拍品100%成交,总成交额达到了25530000元,斩获白手套。 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该白手套专场,在稍后近九成成交的“中国古代书画夜场”中,代表着古代书画收藏大势的“文人热”也大显身手,尤其是以文徵明引领的文人大势为突出。在当晚的拍卖中文徵明《杂咏诗卷》以8165万元成交,创个人拍卖新纪录。沈周《溪山深秀图卷》以2760万元成交,位列第二。乾隆御题《鄂辉像》以880万元起拍,1520万元落锤,由刘益谦竞得。 从细分专场找寻突破口 自然,细看2015年的拍卖市场,还有很多白手套专场值得深度研究,如极具文化价值与历史价值的书札文牍专场、印章专场、仅设置了一件拍品的官窑八方瓶专场等。 拍卖行对收藏门类的特色细分和差异寻求日益激烈,这既是亟需新鲜血液冲击的市场所需,要求拍卖行不断挖掘新的品种,或重新分类归结,用来满足不同买家的需求,同时是竞争激烈、面临转型的拍卖行,寻求突破口,走差异化竞争的表现,也是拍卖行在弱市之下的竞争之道。 石头门楼
货厢宝价格
宝宝喉咙有痰怎么办
三岁宝宝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
隔离护栏厂家
裁断锯
三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
八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
宝宝反复高烧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